>>   艺术之窗   >>
音乐艺术与钟表文化是如何完美结合在一起的?
时间: 2018/4/8 14:37:14 来自: 阅读: 216   评论: 0

音乐是西方文明用以渗透世界其它国家的最好武器之一,而中国人从一开始就对音乐钟或音乐表里的欢快乐曲,以及后来圣克罗伊出品的大型卡特尔钟里那些更和谐丰富、音质更好的乐曲,表现出了一定的兴趣,甚至在欣赏这些乐曲时颇为享受。

十九世纪的前二十五年里,在瑞士有成千上百件的音乐表面世。这个产业是如何发展起来的呢?音乐表是音乐钟的延续,并最终取代了音乐钟,这种趋势特别发生在法国大革命之后。音乐钟(有笛曲、管风琴曲、鼓曲、排钟曲)的价格一度非常昂贵。不过,法国大革命之后,音乐钟产业却在一系列的社会变革和金融危机里破产了。这也是为什么人们开始制作一些比大型豪华音乐钟成本更小的小号音乐钟的原因。工匠们自然地聚集到纳沙泰尔山区和日内瓦地区,开始专心研制八音盒,特别是音乐表,而与之相关的产业从此就发展成了一支繁荣的工业。

日内瓦、拉夏德芳和力洛克的制造商,在汝拉山谷、圣克罗伊和塔威地区通过最好工匠挑选赛来选择他们的工人。之所以选择这些地区,是因为这些地区的音乐表的制作已经发展得相当专业和成熟。1805至1820年间,纳沙泰尔的表商在音乐表、音乐盒、音乐瓶及其他类型表的领域的生意做得很大。在纳沙泰尔1810至1815年间的商业清单记录上,我们总是会看到“音乐问表”、“自动玩偶表”、“人物表”、“花瓶表”等字眼,还有更早时期制作的同类型座钟。

同一时期,我们也看到“音乐盒,可奏两首独立曲调”的记录,以及“可连续奏两首曲调的音乐装置”的送货记录等等。确切地说,这些音乐装置的制造地点主要是汝山谷、圣克罗伊和塔威地区(制作人有爱彼家族、梅兰、戈利、伯朗、库恩德、梅尔莫、约瑟夫、朱诺、帕亚尔)。

顺着这条线索,我们很容易找出从音乐钟到音乐表以及从音乐烟盒到八音盒的演变过程。然而不该忘记的是,十八世纪末期的时候这里已经有几位像雅克德罗那样的专家,他们在制作音乐钟的同时也制作了音乐表,只是质量还不是很高。根据马里斯·法莱特先生,力洛克的萨米埃尔·杜布瓦在1792年曾通过贝桑松的中间商拉布伦兄弟向巴黎发去了“四只外形像天窗的音韵表”。更早一些时候,在巴黎和伦敦也已经出现了一些特色作品(比如宝玑工坊里制作的那些)。但如果从该行业的整体情况来看,这些个别情况并不能抵消我们上文所描述的那些事实。

我们特别感兴趣的是音乐表,而对其机械原理的研究使得我们对以下几点有了更清楚准确的认识。

音乐表里最古老的机械构造就是“排钟”构造。我们知道,排钟是由一系列音锤和一个音筒组成的;运行时,音锤敲击音筒上的一系列簧片或凸点。有时,表面上安插着销钉的音筒是与发条盒直接垂直装置在一起的——雅克德罗音乐机械的构造就是如此,也有的是通过一个中间轮来连接。不过,最常见的情况还是:装着发条的条盒本身就是音筒,在上面直接打着销钉。排钟构造的音乐机械里,音符其实很少(八到十个),因为发条盒本身的高度很有限。

排钟构造的音乐表其实在十七世纪末期就已经出现了。不过这种机械构造因为簧片占用的面积大而很少用在表里。等到“金属梳”这个具有革命性的发明出现,以前的老系统马上被废弃不用了,因为金属梳结构对整个音乐机械的改进和完善效果是巨大的。

金属梳上的那些具有很强弹性的钢质簧片代替了以前排钟上的凸点。人们一般认为(或对或错),这是住在日内瓦的纳沙泰尔人安托·法布尔在十八世纪最后几十年里的一项发明。而第一位讨论这个话题的人,如果没记错的话,应该是布拉维尼亚克,他在著作《钟》中谈到过这个话题。利用金属梳来发音的机械构造可以分为两种:“圆筒型”和“圆盘型”(上下有销钉)。圆筒型的好像先存在于圆盘型的;前者制造没有任何新颖之处,只是把之前已经存在的那种圆筒简单地安装在后来发明的金属梳上;而后者则为薄表的面世提供了必要的条件。圆筒型早于圆盘型(几十年绝对是有的)是一个不容置疑的事实。

跟某些看法相反的是,从各个方面看,圆盘型构造都是一个很大的进步——音符的振动变得十分规律,回响也更悠长与和谐,这是其他构造里都没有的。只是,圆盘型构造更复杂,制作难度更高,因此制造起来也更费时。圆梳上那些一个个独立分开的钢齿是用螺丝固定在梳背上的;这些梳齿的形状也相当复杂,制作起来并非易事(上层梳齿和下层梳齿的形状也有所不同)。

这种机械构造的大小幅度也有好几种:有的是19个梳齿,有的是21个,有的甚至达27个之多。另外,上层的梳齿总是比下层的多,比如,上下两层梳齿数量的比例可以是13比12。而演奏出来的曲调自然是既丰富又独具特色。

爱彼与梅兰机芯中的圆盘型音乐构造,其鸣奏出来的同一个乐响次数更是可达二十八或三十个之多;并且每次乐响持续的时间更长,因为梳齿更长。而圆筒型构造不可能达到这样的效果,其演奏出来的曲调要短得多,并且最多只能重复十二或十五次。

在一些古董表中,音筒上的簧片也是互相独立的,也是用螺丝来固定的。在其他作品(比如爱彼与梅兰的几件作品)中,梳齿则是三个一组(每组由一个螺丝固定)。而在带有音乐装置的现代作品中,梳齿的切割不再像以前那靠手工,而是用机器切割出来的。另外,在这些现代梳齿之下,特别是那些最低的梳齿下面,一般还会根据音响要求加上经过刀削加工处理过的铅条。而老式的梳齿则完全是钢质的,并且在经过淬火工序之前就已经能够制造出精准的音响效果。

利用金属梳来充当发音动力源的领域首先是音乐钟,稍后才是音乐箱、音乐烟盒、音乐表、甚至是音乐图章、音乐盾或音乐小饰物。这个顺序是很容易理解的。为了减小机械部分的体积,销钉有时候也会直接插种在条盒上。

根据好几位作者,圆盘型构造的发明者应该是著名的制表师菲利浦·萨米埃尔·梅兰和伊萨克·丹尼尔·爱彼。这两位艺术家制作了大量的音乐烟盒,以及或是圆筒构造或是圆盘构造的音乐表。我们至少可以说,在音乐表机械构造的改进上,他们的贡献是巨大的。

之后,人们开始将音乐与钟表机芯这两个领域分开来,音乐盒就变成了专门的一个类别,在严格意义上的制表领域之外独立发展起来。不过,再长一段时期之后,人们又重拾音乐表的想法,这次主要针对的是中国和南美市场,只是这个产业的持续时间非常短暂。

住在圣克罗伊的布特人查理·御爵在经历了漫长而艰难的摸索创新之后,于1880至1883年间为远东市场制作了一百多件精工音乐表。其中的音乐机械部分,有圆梳型构造也有圆筒型构造。御爵还在某些表上装配了一个小型的自动人偶,比如,钢琴演奏家人偶。

拉夏德芳、比尔、日内瓦和法国圣苏珊(杜河流域)等地区的一些表匠也曾模仿御爵的创意,试着制造出类似的作品。拉夏德芳的一家老厂(马向赫与桑多)就曾制作了一系列这样的作品。(亓昊楠)







评 论 列 表
         
1
发 表 评 论  
 
作者 请先登录  
评论内容:


    
·淮安市教育局 ·清河区教育局 ·清浦区教育局 ·淮阴区教育局 ·楚州区教育局 ·开发区教育局 ·洪泽县教育局 ·盱眙县教育局 ·涟水县教育局 ·金湖县教育局
 
版权所有:江苏正欣和通信发展有限公司 淮安网上家长学校
客服电话: 0517-83650667 投稿信箱: jsjyt123@126.com
Power by www.jyt123.cn Copyright
苏ICP备15047705号